你的位置: 首页 | 学术交流 | 正文

首期侨务工作与“一带一路”建设专题研讨班主讲嘉宾观点摘编

作者: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 发布时间:2015-04-23 浏览次数:[]

 

 

来源:华侨大学新闻网

转载链接:http://hdnews.hqu.edu.cn/zhxw/39749.html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翟崑教授

   翟崑:统筹“一带一路”战略中的周边外交

   “‘一带一路’战略近几年经历了广泛的辩论、定调、倡议,经过顶层设计和对外推动,现在已经进入到全面部署和国际博弈的阶段。”4月12日下午,在“一带一路”研讨班的首场讲座上,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翟崑教授向大家介绍了“一带一路”的缘起发展、战略效应、风险挑战以及优化模式等内容。

   翟崑表示,相较于以往的外交战略词汇,“一带一路”表述明确、重点突出。中国外交全面推进“一带一路”,重点推动互联互通基础设施、陆上经济走廊、海上合作支点建设,促进人文交流合作,加快自贸谈判进程,将有助于中国同时做好和平与发展这两篇大文章。但“一带一路”战略也面临巨大的风险与挑战,比如信息不对称、看法不一致、表达不匹配、宣传不及时引起的认知差异;内外政策优先性不同,内外执行力和节奏不同,内外制度体系不同,内外的支撑和保障力度不同造成的行动差距;战略的系统联动性、长期性、应对能力的局限性都使得风险聚集。

   翟崑认为,“一带一路”战略本身是一个发展的、不断优化的过程,在不同的时期有着不同层次的目标。总的说来,满足中国和周边共同发展的需要、实现中国与周边乃至全球更顺畅的对接、实现全球互联互通将成为未来“一带一路”战略三个层次的目标。

   翟崑表示,“一带一路”是统筹兼顾各种矛盾的产物,目前最大的矛盾在于如何协调全面深化改革和“一带一路”建设的矛盾。他认为,这两种进程如果协调得好,可以互为动力:全面深化改革的内容涵盖“一带一路”建设,为后者提供国内环境、制度基础和动力资源;“一带一路”为前者优化国际环境,实现制度对接,尤其是提供倒逼动力,升级国家整体战略,实现中国与周边乃至全球更顺畅的对接。

   翟崑建议加强“一带一路”参与各主体的统筹协调,照顾全球利益相关方,加强手段的综合应用,特别“要注重经济效益,提升周边国家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

   “‘丝绸之路’本身就是一部全球互联互通的历史,任何一个国家的开放、发展、合作战略,都可以视为全球互联互通的有机组成部分。全球化使世界由支离破碎走向完整空间,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方向演进。‘一带一路’如果进展顺利,也将以多种空间对接的方式,推动全球命运共同体的演进。”翟崑最后如是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王玉主研究员

   王玉主:构筑互相依赖的周边关系

   “‘一带一路’将构筑出中国与世界新的互动关系。”在4月13日上午的讲座中,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王玉主认为,“‘一带一路’现在还处在由倡议到战略实施的演变阶段,而未来它将与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

   王玉主认为,世人对“一带一路”的关注,有一个逐渐提升的过程,而其得到认真对待归功于对国内所做的扎实的准备。他介绍,为了扩大世界其他国家对“一带一路”的认知,我国依托上海合作组织、10+1、APEC、亚欧会议、博鳌论坛等国际平台广泛宣传。为了落实“一带一路”的资金来源,我国先后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路基金、中国—中东欧合作基金、中国—欧亚经济合作基金、中国—东盟海上合作基金、中国—东盟投资合作基金,并划拨亚洲区域合作专项资金、周边友好交流专项资金,同时规划中蒙俄、新亚欧大陆桥、中伊土、中巴、孟中印缅、中新、南海印度洋欧洲、南海-南太、北海通道等重点经济走廊,启动重要投资项目近200个。

   王玉主表示,“‘一带一路’经济策略的本质是构筑一种相互依赖关系。中国与周边国家已经成功构筑了这一关系,但是如果这个关系捆绑得不够紧密就会出现问题,所以实现这一目标的手段需要创新和完善。”首要的,是解决好海洋问题。他认为,互联互通里很重要的方式就是港口合作,要把所有的港口建成一个网络。他赞成以集体利益捆绑的方式,为周边国家带去能切实提高当地居民生活水平的项目,赢得当地群众的支持。王玉主同时认为,产业合作是最好的方式。“有特色的产业园可以整体性地走出去,这样既可以为当地带来巨大的就业,同时也可以转移我国部分过剩产能”。

   “互联互通基础设施合作、产业投资合作、贸易合作、能源资源合作、发展金融合作、生态环保合作、发展海上合作是‘一带一路’的八大合作领域。”王玉主强调,“所有合作都是在经济利益的支撑下进行的,也只有依托密切的经济联系,各国广泛参与,我国周边外交和安全才能有一个更好的局面。”

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院长傅崐成教授

   傅崐成:海丝建设需要更多法律人的投入

   “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需要更多法律人的投入。”4月13日下午,南海问题专家、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院长傅崐成教授为学员们带来有关“海上丝绸之路”与我国海上法律实力的讲座。

   “海运是最便宜最环保的运输方式。对于中国而言,来自海洋的挑战,不但影响着我们国家的资源、交通与环境利益,也深刻影响着我们的国防安全。”他说。由于沿线全是其他国家的领海或专属经济区,“海丝”战略的实施必然会涉及到其他国家的主权问题,而与欧亚大陆北部和中部海上通道的连接规划,也必须按国际法规则处理,“所以‘依法治海’是建设海洋强国的前提。”

   “相关法律知识不仅需要大批的有国际诉讼能力的律师,还需要把基本的国际海洋法、海商法、相关海洋法律的知识普及到社会每个人的脑子里去。”傅崐成说。那么对于我国而言,目前需要解决的重大海洋法制问题与建议又分别是什么呢?他分析,我国与邻国之间的国际海洋边界尚未划定完毕,需要尽早划定完成;我国内部各省市县之间的海洋边界也需要尽早划定;海上执法活动特别是武力使用的规范尚未完成相关法律法规的修订;海上涉外权益的维护需要修订诸多国内法律法规;我国海防行动所涉及的一些国际组织与国际立法,需要推动完成。此外,他建议我国应该尽快推动《海洋执法武力使用规范国际公约》。

   傅崐成指出,在推进“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过程中,我国海洋法能力还需进一步加强。一方面,我国的海洋法律体系大体成型,但仍不完美;另一方面,关于国际海洋法相关的知识和人力还不够。世界各国法学院包括中国,国际海洋法都是一个冷门,因为就业不容易。如今我们要加强海上丝绸之路建设,需求增加,纠纷增加,人才的需求更为迫切。

   傅崐成最后说:“追求中华民族复兴的梦想,必须积极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必须推进依法治国,需要更多法律人的投入。这应该是所有法律人共同的愿望和努力方向。”

交通运输部国际合作司副司长任为民

   任为民:交通基础设施要优先、重点发展

   “要致富,先修路。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的基本框架搭建是‘一带一路’战略实施的基础和前提。作为一项借鉴历史、立足当下、放眼未来的战略决策,建设‘一带一路’就是要做到‘设施联通’,实现‘贸易畅通’,促进沿线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带动经济增长。”在4月14日上午的讲座中,交通运输部国际合作司副司长任为民如是说。

   任为民介绍,“一带一路”布局涉及众多地域国家,“一带”包含三个走向,从我国经俄罗斯、中亚到欧洲波罗的海,从我国经中亚、西亚到波斯湾地中海,以及往南经过东南亚、南亚到印度洋。“一路”的布局主要有两条线,一条从我国沿海经南海、马六甲海峡到印度洋,向西进一步延伸到地中海,另一条是从我国沿海经南海经过印尼到南太平洋。

   “一带”的核心建设任务着眼向西发展,“一路”建设的核心思想是建设海洋强国,归纳起来即是港口通道和安全保障。就交通设施建设的内容,任为民作了具体解释:横穿中国,进入中亚、俄罗斯到欧洲的欧亚大动脉是以铁路作为主干线,公路来完善补充;从东南亚方向连接印度洋的线路主要有公路、铁路、港口组成;中亚西亚方向,则主要靠公路连接,同时沿线人民对发展铁路热情也非常高。

   任为民表示,交通建设的重点在于“连”“通”“畅”。“连”,就是制定区域互联互通规划,例如制定中国—东盟交通发展规划、建设经营境外基础设施、航道联合整治和通航。“通”,一是要统一相关国家运输法律,营造良好的跨境运输软环境;二是构建物流合作。“畅”即运输便利化,要提高物流信息化水平,从个体项目零打碎敲进入到综合规划阶段。

   至于“怎么建”,任为民认为要注意五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处理好融资问题。要认清外在的政治、外交、安全、政策风险,在探索阶段管控好投资风险。二是要加强对外沟通。不管是“一带”还是“一路”,都不是中国唱独角戏,而是共商、共建、共强。三是要推进改革创新,要与国际接轨,扩大开放。四是注意方法策略,一方面是发挥媒体的宣传作用,要把握好尺度;另一方面政企角色要配合好,发挥市场的主导作用;另外民间作用也不容小觑,发挥华侨华人在各领域不可替代的独到作用。五是做好内外战略的协调。“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京津冀”三大战略要协调好,西部、东北、东部和中部四大板块也要协调好,要推进重点项目,先确定重点再进行可行性研究。

中国传媒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暨国际传播研究中心孙英春教授

   孙英春:"构建“一带一路”话语体系

   为什么要构建“一带一路”话语体系?中国传媒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暨国际传播研究中心孙英春教授认为,“主要是为了提升中国的国际话语权”。我国要通过“一带一路”话语体系的建立,提供展示中国文化更广阔的发展平台,进一步加强我国的国际话语权。

   然而,“一带一路”话语体系的构建面临着一系列的机遇与挑战。孙英春指出,“一带一路”发端于中国,贯通中亚、东南亚、南亚、西亚乃至欧洲部分区域,东迁亚太经济圈西系欧洲经济圈,涉及65个国家、44亿人口。在此情形下,中国面临着各种固有与新生、潜在与现实的挑战,相应的合作成本和内外风险将更为显著。但“我们建立的是平等的联系,不存在弱肉强食、挑衅的政治野心等威胁,是通过建立一个展示中国文化的平台,带动沿线国家加强各国的国际话语权。”孙英春强调说。

   面对“一带一路”建设,孙英春提出,应该推进“文化先行”,其中主要包括:深化与沿线国家的文化交流与合作,开辟更多民间交往、公共外交的渠道;构建起全方位的交流互动平台,构建中国值得信任的大国形象;为“中国主张”提供道义论证,赢得更多理解与认同,确立中国的“一带一路”话语权;以互动和对话的方式,建立更加广泛的价值共同体。为落实“文化先行”,他提出了中国文化对外传播的基本理念:“中国文化建设与对外传播的基本思路应树立‘务实、自信、开放、多元’”。

   孙英春还就面向“一带一路”中国文化的定位及中国话语构建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应将“传统中国”、“现代中国”与“未来中国”三种层次综合。在传统上,我国是一个历史悠久、为世界文明作出重要贡献的国家。而文化传统又是解释国家和民族文化的依据,也是国家和民族自尊自信的精神寄托。在现代,我国是处于现代化进程中的多元发展的国家,这将决定着国外公众对中国文化、中国国家形象的整体认识和评价。在未来,我国将是一个承载全球伦理、融入世界文化体系、有能力承担特殊责任的国家,寻求中国文化与其他文化在价值、情感、审美和伦理层面的共振,以及中国文化为人类共同利益作出贡献的路径,逐步确立中国与外部世界积极互动的“文化生态平衡”。

福建省侨办副主任林泽春

   林泽春:发挥闽侨在推进“海丝”核心区建设实践中的作用

   “福建应继续充分发挥闽侨的优势,在侨务工作上主动融入、积极作为,推动我省与海丝沿线国家和地区的互联互通、经贸往来和人文交流,打造融入我省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4月18日,福建省侨办副主任林泽春如是表示。

   福建省是全国著名侨乡。“侨是福建的一大特点、一大资源、一大贡献。”林泽春介绍了闽籍华侨华人的五大特点:人数众多,分布广泛;实力雄厚,人才辈出;热爱祖国,乐善好施;社团众多,影响力大;新侨崛起,后劲凸显。他指出,闽籍华侨华人是福建省与东南亚联系的重要桥梁和纽带,他们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参与者、建设者和见证者。

   参与“海丝”核心区建设的实践与探索,林泽春认为闽侨具有五大优势:在历史上,福建与海上丝绸之路有深厚的历史渊源,成为海外闽籍侨胞助推“海丝”建设的原动力和发自内心的强烈意愿;在政治上,随着经济实力不断增强,不少闽籍侨胞与居住国上层人物的交情深厚,关系密切,在涉及中国与住在国之间重大合作项目方面,他们有能力、有实力、有意愿推动与促成;在经济上,历年来列入世界华商500强的闽籍侨商超过100人,东南亚闽籍侨胞可谓实力雄厚、人才辈出,部分国家的华人掌握着当地的经济命脉;在科技上,闽籍侨胞中蕴藏着丰富的科技人才资源,特别是在东南亚国家,闽籍侨胞在科技领域的地位与作用举足轻重;在文化上,闽南文化、客家文化、妈祖文化等八闽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许多闽籍重点侨商不仅极其热爱,而且热心宣扬。

   林泽春认为,要坚持“五个互联互通”: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同时着力落实拓展与侨团联系交往、侨务引资、侨务侨智、文化交流、“走出去”战略、服务公共外交、服务国家安全、服务祖国统一等一系列计划,以此发挥闽侨优势,推进“海丝”核心区建设。

   他表示,只有坚持把为大局服务和为侨服务相统一,才能推动侨务事业可持续发展;只有坚持开拓创新,才能增强工作活力;只有坚持“大侨务”的观念,才能形成工作合力;只有坚持练好内功,才能大有作为。

   (原载于《华侨大学报》2015年4月21日第791期,华侨大学报学生记者李灵志、崔倩倩、吴梦洁、孟玥、郑欣媛、陈震根据讲座录音整理,图/吴江辉 王秋闲)

| 打印 | 关闭 |

厦门校区地址: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集美大道668号  邮编:361021  电话:0592-6167650
泉州校区地址: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城华北路269号  邮编:362021  电话:0595-22690125
邮箱:
msri@hq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