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正文

“一带一路”列国投资政治风险研究

作者: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 发布时间:2015-04-21 浏览次数:[]

 

详请参照中国网网站内容http://www.china.com.cn/opinion/think/node_7221960.htm

要闻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以色列
在中东地区国家中,以色列的投资风险相对较小。政府更迭平稳,且政策连续性好。现任政府在法定任期内垮台的可能性较小。2014年世界银行报告显示,以色列商务环境在全球排名第40位,属于在中东地区开展商务活动的首选之地。
一带一路投资风险研究之马尔代夫
马尔代夫共和国地处印度洋中心,是多条国际主要航道的必经之地,在国际远洋运输中具有特殊的战略地位。马尔代夫借助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海洋资源,经济增长速度加快,渔业、航运业、旅游业等产业发展较强,对外经济联系逐渐增多。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乌兹别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面积44.89万平方公里,其国家地貌呈现出东高西低的特征,全国1/3的面积为山地且都集中于东部,西部则以平原、盆地、沙漠为主。乌兹别克斯坦位于中亚腹地,西部、北部与东部同哈吉塔三国相邻,南部邻国是土库曼斯坦与阿富汗。由于这五个邻国也没有出海口,乌兹别克斯坦是远离海洋的“双内陆国”。
一带一路投资风险研究之马来西亚
当前中国与马来西亚正处于深化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阶段,在国家全力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的背景下,双方在设施互通、能源基础设施建设、通信网络建设及贸易畅通等多个方面具备合作机会。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新加坡
新加坡投资环境绝佳,是中国“走出去”战略不可忽视的阵地之一。相信随着“一带一路”构想的实施和“中新经济走廊”的建设,中新两国能共同管控风险,为中新经贸关系稳步发展提供更好的环境。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沙特阿拉伯
考虑到沙特政权的经济实力与政治地位,以及沙特顺利的权力交接以及在近几年采取的一系列稳健的改革措施,预计沙特不会出现大规模的动荡局面。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吉尔吉斯斯坦
南北部族矛盾与吉尔吉斯-乌兹别克族裔冲突,是吉尔吉斯斯坦难以消除的两大内部隐患。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泰国
尽管中泰关系发展没有太多隔阂障碍,两国关系总体顺畅,近些年在泰投资中企更是与日俱增,但是一些潜在的政治风险也不容忽视。
一带一路投资风险研究之孟加拉
尽管对孟加拉投资仍存在一定政治风险,但是中孟两国经济处在不同发展阶段,经济互补性强。孟加拉劳动力资源丰富,人力成本低廉,且政府积极改善贸易、投资环境,积极创建出口加工区、特殊经济区,制定了庞大的经济发展计划。
一路一带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塔吉克斯坦
塔吉克斯坦是个天然有利于地方割据不利于中央集权的国家,它更适合以松散的区域组合来维持国内和平。在这种国家推行强力的总统制以促进中央集权,很可能引发地方势力的强烈反弹。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得到俄罗斯支持的拉赫蒙为了权力交接,已经开始着手清洗根据民族和解协议分享权力的反对派,塔吉克斯坦在未来存在较大的变数。
一带一路投资风险研究之菲律宾
由于近年来菲律宾国内政治斗争及少数外部国家势力的挑唆,菲政府持续频繁借由中国南海问题制造事端,人为地激化了中菲两国间的矛盾,导致两国间关系倒退,并助长了菲律宾民间的反华情绪,更恶化了中资在菲律宾的投资安全环境。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哈萨克斯坦
哈萨克斯坦存在比较严重的“接班人”问题,在民族问题上存在隐患,虽然重视与中国的经贸联系,但是其有多个经济发展战略可以选择,处于欧亚的“中心地带”,其地缘政治环境长期缺乏稳定。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缅甸
缅甸转向大国平衡的外交战略。总的来说,投资缅甸的政治风险略高,但机遇重重。缅甸中央和地方政策的稳定性和一致性缺失,可能给投资带来不确定性风险。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印度尼西亚
印尼目前已成为东南亚地区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是该地区第一大经济体,尤其是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印尼仍然保持了增长,这是除了中、印外的为数不多国家之一。未来印尼经济发展势头仍然不可小觑。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蒙古
蒙古独特的国家安全形势决定了它不可能成为一个完全亲华的国家,它更倾向于做一个大国之间的平衡者。中、俄、美、日、欧在蒙古的竞争将会在长时期内持续,并可能对一带一路战略的实现构成影响。

“一带一路”路线图

| 打印 | 关闭 |

厦门校区地址: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集美大道668号  邮编:361021  电话:0592-6167650
泉州校区地址: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城华北路269号  邮编:362021  电话:0595-22690125
邮箱:
msri@hqu.edu.cn